第九十四节 盛名之下无虚士(1 / 3)

令申元邛稍感意外的是,观鹤楼邓掌柜依约带来消息,数日后月圆之夜,花魁娘子姜幼仪在临湖轩“月苑”设私宴相待,席间并无外人。姜花魁接客如蜻蜓点水,最多不过半个时辰,一夜迎来送往不知凡几,邓元祥没有说他托了多大人情,掷出多少财物,申元邛猜想代价一定不菲。

到了约定之日,邓元祥亲自到春申客栈相邀,二人乘马车来到临湖轩。其时暮色已浓,灯红酒绿,往来俱达官显贵,豪客书生,风流是不系之舟,唯有金河银河方能载动,否则就会搁浅在青苔碧瓦堆里,无人问津。

观鹤楼邓掌柜抵达时,临水轩主人莫一师轻轻推开花窗,探头张望了一眼。屋内温暖如春,桌上有精致的酒菜,两位美人儿衣饰华丽,一鼓瑟一弹琴,浅唱低吟,如泣如诉。看在当今太子的面子上,莫一师答允了邓掌柜所请,上位者的交情只能用一次,他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贵客,值得邓元祥动用棺材本?

那一夜月朗星稀,灯火如昼,莫一师见到申元邛,数十年间阅人多矣,但此子的样貌却令他打了个寒颤,缩回头来,不愿再看第二眼。早年行走江湖之时,莫一师不知见过多少亡命之徒,杀人如麻,手段极其残暴,却只为掩饰内心的怯懦,然而天地不仁,有那么寥寥数人是天生的屠夫,漠视生命,双手沾满鲜血,心中不起波澜,申元邛给他的感觉正是如此。

说出口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了,莫一师低头寻思了一阵,抬手阻止美人儿弹唱,唤来一个心腹小厮,附耳叮嘱了几句。那小厮微露讶异之色,匆匆退下,去往后院关照一番,无移时工夫,身着劲装的护院散入临湖轩,扼守各处要地,外松内紧,戒备森严。

“月苑”在临湖轩独树一帜,由姜花魁召人打理,并无闲杂人等。花树之下,一个眉眼清秀的小丫鬟已等候多时,见贵客临门,主动上前招呼,自称“水马儿”,不动声色屏退引路的小厮,笑靥如花,谈吐得体,令人如坐春风。邓元祥随口问了一句,得知“水马儿”之名系姜幼仪所取,对她多了几分欣赏,觉得这位花魁娘子并非徒有其表,命“水马儿”迎来送往,一语双关,倒是恰到好处。

“月苑”花树扶疏,精巧雅致,大到回廊屋舍,小到一桌一椅,都拾掇得恰到好处,透出一种“阅尽繁华,归于平淡”的心境,令人沉静下来,躬身自问,反觉自惭形秽。从踏入“月苑”的一刻起,申元邛就感应到天庭道法的气息,若有若无,捉摸不定,他打量着侍奉的丫鬟婢女,目光炯炯,一时间没察觉异样。

二人在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