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节 弱水三千取一瓢(1 / 21)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高牙对乙木法则知之甚深,胸有成竹,但这一回出手却无功而返,法则为对方所克制,束手缚脚,迫不得已之下,只能遵从那宫装女子的告诫,推动幽冥之力施展神通,丹田内符印响应如神,一枚枚争先恐后跃出,令他沦为施展神通的傀儡,只能听之任之。

申元邛心中一紧,对方操纵幽冥之气如臂使指,挥洒自如,比起“伪庭”

天帝赵壶不知高明了多少,前一道神通未消,后一道神通接踵而至,衔接得天衣无缝,仓促间无法看破,更不用说针锋相对逐一化解了。他摇了摇头,只能推动黄泉道法,以不变应万变,任凭神通变化无穷,只以道法层层压上,一力降十会。

高牙看得眼花缭乱,叹为观止,法则并非力量的尽头,果不其然,法则之上更有道法,乙木法则等而下之,不过是弱水三千取一瓢。一念及此,他精神为之一振,彻底放开身心,完全交付与幽冥之力左右,趁机窥探种种玄妙至理,很快沉湎其中不能自拔,自我的意识渐次消退,忘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与此同时,申元邛也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来人似乎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真正的对手另有其人,隐藏在暗处,借这具躯壳推动“道争”

,以此试探他的深浅,如有可趁之机,便一鼓作气奠定胜局,反之则全身而退,不漏形迹。真是个谨慎而狡猾的家伙!申元邛深感棘手,一时间不知如何破局。

一攻一守,双方陷入比拼元气的僵局,谁人能坚持到最后,便可把握胜机。对申元邛而言,修持道法时日尚浅,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对高牙而言,乙木法则沦为“鸡肋”

,丹田内浮沉的符印数量有限,一旦耗尽便无以为继。各有各的弱点,但谁都没有退缩,二人不约而同拼尽全力,赌对手先一步撑不下去,一溃千里。

若没有那宫装女子两道幽冥之气,高牙支撑不了太久,符印一朝耗尽,单凭法则之力与对方硬拼,局势不容乐观,但多了这两道幽冥之气,此长彼消,胜局反朝他一分分倾斜,申元邛陷入苦斗,进退两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黄泉道法左右了他的心性,申元邛如此托大正是道法潜移默化的结果,从卷帘山斩杀胡惟庸开始,直到力挫“伪庭”

天帝赵壶,之前的种种逆境,他都有惊无险闯了过去,每每大有斩获,但这一次却为人所算,濒临绝境。

犹如婴儿推动石磨,使出浑身气力,一步一个血脚印,之前炼化金仙神魂精元所得的积储,尽皆化为乌有,申元邛转眼老去一甲子,鬓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