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葬魂(上)(1 / 5)

天枢跟着兔老头儿穿过密林,看见不远处的高山,一路无话……天枢抬头还能看见火红的天空,仿佛太阳还未落下……

唉?树坑?看着兔子走进巨大榕树根部的树洞,天枢虽然吃惊但还是紧紧跟了进去。随着兔子的脚步,一盏盏小灯亮起,天枢看着那亮晶晶的东西,照耀着脚下盘根错节,虬结盘绕的巨大树根。亮起的东西不是火焰,也不是夜明珠,真是奇怪……

兔老头儿一直默默在前方走,沉默不语……天枢紧紧跟着,七弯八拐,到处都是洞口,穿来穿去,天枢已经晕了,这地方俨然就是一个迷宫啊,看着那个像人一样走路的兔子,天枢心想,难怪说狡兔三窟呢,这岂止是三窟啊,难道?浓眉高挑,看着前方那毛茸茸的大团子,这些都是眼前兔子打的洞?不不,打的迷宫?如果兔老头儿知道天枢此刻正在想象他挥洒着汗水打洞的场景一定会挥着大刀毫不犹豫砍过去!

天枢无比庆幸眼前的兔子体型足够大,不然洞太小自己不得爬进去啊。话说回来,雨夜和King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大个儿的兔子的,难怪雨夜说找这个兔身体很不易呢!

在天枢放弃记忆路线很久后,终于看到了一扇门,天枢眼睛一亮,应该到目的地了吧,兔老头儿的家?

兔子也停了下来,推开门走了进去,天枢紧随其后,房间里一片明亮,不同与水晶宫里的宽敞,兔老头儿的房间很小,但是莫名的让人觉得很温暖,暖暖的光芒,天枢觉得浑身的冷意都被冲散了。房间里堆满了各种草药、布袋,远处角落里和水晶宫里一模一样的沙发和软软的床和整个房间的风格真是格格不入!虽然天枢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走,跟老夫泡澡去!”兔老头儿说完就走出了房门,天枢一愣,转而追着兔老头儿出去了,拐了五个弯后天枢就闻到了臭臭的味道,好难闻,不过,似乎有些熟悉,天枢眼睛一亮,温泉!

虽然没有记下全部的路线,天枢也能判断出兔子的家是在地底深处,而且应该是在穿过密林后的那座山腹中!天枢抬头看着潮湿的甬壁,自己头上顶着一座大山啊……

雾气越来越重,硫磺的臭味也更加明显,兔子的身影已经隐在了腾腾热气中,天枢加紧脚步,衣袍已经湿透,到了!

“怎么样?”兔子的声音从雾气中传来,天枢趟着水到了深处,才看到兔老头儿,长长的两只兔耳朵耷拉着,兔毛湿漉漉贴着,说不出的滑稽,天枢竭力忍着才没有笑出来,只是看到那皮毛下凸起的大块肌肉时,笑意消散无存,想到刚才还软乎乎的毛团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